佳士得将拍卖NFT套装「Curio Cards」,下个被主流拥抱的项目会是谁?

佳士得将拍卖NFT套装「Curio Cards」,下个被主流拥抱的项目会是谁?

作者 | 秦晓峰

编辑 | 郝方舟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英国老牌拍卖行佳士得宣布,将于今年 10 月拍卖一套古早级 NFT 卡片「Curio Cards」,共计 30 张。

“作为我们 10 月 1 日在纽约市举行的「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活动的一部分,我们很自豪地推出一整套 Curio Cards,包含 30 个非同质化代币(NFT)。它被认为是以太坊区块链上最古老的艺术品之一。 ”佳士得在推文中如是说,并晒出了 Curio Cards 卡包中一张 NFT「蒙娜丽莎」。

不同于 CryptoKitties、CryptoPunks 如今名声在外,作为 NFT 市场早期「奠基者」之一的 Curio Cards 在圈外知名度并不高,以至于不少 NFT 玩家一度认为其是蹭热度的仿盘。

今天,我们将详细介绍这个古早级的 NFT 项目,并试着透视市场动向,预判哪些 NFT 项目将有望成为传统拍卖行的下一个宠儿。

古早NFT:Curio Card

Curio Cards 诞生于 2017 年 5 月(早于《加密猫》以及 CryptoPunks),是一个在线艺术展和永久画廊。其诞生初衷是允许艺术家通过以太坊网络创建一种新的数字艺术品所有权模式——这种模式允许销售和收藏独特的数字艺术品,但不会减少艺术家的收入。(Odaily星球日报注:传统买卖艺术品对于创作者而言是一次性交易,艺术家不能享受持续性收益。而通过 NFT,艺术家可以分得每一次交易带来的收入。)

由于这种理念较为超前,Curio Cards 并没能吸引较多的艺术家加入,首批仅仅 7 位非著名艺术爱好者参与:Phneep、Cryptograffiti、Cryptopop、Robek World、Daniel Friedman、Marisol Vengas、Thoros of Myr。

为什么我没有称这七人为艺术家?因为从他们创造的作品来看,你真的很难把他们和艺术联系起来。比如 Phneep 创作的八号系列「蒙娜丽莎」,仅仅是把达芬奇原画加了个背景,再旋转个角度(如果你愿称之为艺术,我也不想争辩);其他的作品,艺术性也没有多高。如下所示:

不管怎样,这七位「艺术家」组成的草台班子,还是完成了 Curio Cards 早期规划。他们共计创造了 30 个系列的作品,每个系列发行量都不同,从几百到几千个不等。(注:这些作品早期都是 ERC20 格式。)

当然,Curio Cards 对于 NFT 市场的贡献绝不是艺术性,而是其制定的相关概念以及标准被其后的 ERC-721 所借鉴和使用。例如:

  • 在每个卡系列内,供应有限的不可分割代币;
  • 不同卡系列之间用「卡号」区别,不可替代;
  • 直接从智能合约购买原始卡;
  • 将艺术品的 IPFS 哈希嵌入智能合约(不引用 URL);
  • 代币代表可公开查看的数字艺术作品所有权;
  • ……

同时,即便如今 NFT 大热,Curio Cards 依然表示 「不会发布新卡」,兑现着自己昔日的承诺。

由于 Curio Cards 发布时间早于 ERC-721 标准,因此并不能直接上线 OpenSea 等交易平台。对此,官方开发了一个包装器(Curio Wrapper Tool),它可以将 ERC-20 Curio 卡转换为 ERC-1155 标准(最大特点是实现跨链兼容),从而上线各大交易平台。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转换过程可逆。之所以强调这点,是因为 Curio Cards 原始卡(ERC-20 标准)可以参与社区治理,而 ERC-1155 不能参与;并且,在治理题案投票环节,将根据所持有卡片及其稀有度进行加权投票,防止出现操纵选票的情况。(Odaily星球日报注:今年 3 月 31 日,Curio Cards 通过了一项题案投票——OpenSea 销售收入的 1% 归属艺术家版税,该版税收入将平均分配给七位原始艺术家。)

目前,Curio Cards 在 OpenSea 上地板价为 1.65 ETH,累计交易量 23500 个 ETH;Cryptoslam 数据显示,Curio Cards 的累积交易量排名第十四位,远低于近期 NFT 市场新秀 Pudgy Penguins、N1 Force 等。也许通过佳士得的宣传,未来会有更多人选择 Curio Cards。

传统拍卖行的NFT选择标准

对于 NFT 项目以及玩家来说,能吸引主流社会的目光,从而带来流量与资金是最好不过的。

最快的出圈方式,莫过于名人加持(NBA 球星库里购买库里购买 BAYC NFT)以及传统拍卖行拍卖。前者偶然性太大,后者则更加有迹可循,并且关注度也更高。

而对于拍卖行来说,当前热度较高的 NFT 也可以为其带来丰厚收入,何乐而不为。佳士得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累计销售额 35 亿美元,其中 9320 万美元来自 NFT 拍卖。NFT 这块在膨胀的蛋糕,拍卖行自然不会放过,但这不意味着拍卖行对于 NFT 们来者不拒,肆意滥拍。

实际上,如果细细研究目前佳士得以及苏富比拍卖的 NFT,你会发现一个规律:这些 NFT 要不然就是骨灰级的老项目,要不然就是创作者(内容)自身名气较大,而寂寂无名的 NFT 很难进入两大拍卖行的法眼。

以佳士得为例,其曾以 6900 万美元天价成交 NFT 作品《每天: 最初的5000天》。画作本身自然固然十分难得,创作者历时超过 5000 天才最终完成作品,但拍出天价的根源还在于其创作者 Mike Winkelmann(又名 Beeple)本身就是数字艺术领域顶尖人物——不仅在 Instagram 有 180 万追随者,更与 LV 等国际品牌以及 Katy Perry、Childish Gambino 等明星都有联名。

同样的,苏富比曾以 540 万美元价格出售了一个源代码 NFT,不是作品难得,而是该作品获得万维网发明者伯纳斯·李授权。

除了创作者自身名气,NFT 领域骨灰级项目也是拍卖行的钟爱。从 CryptoPunks 到 Curio Cards,未来势必还将有其他古早级项目登上拍卖行的宝座,这才是值得目前 NFT 玩家深度挖掘的。

至于目前在加密圈中火热的各类 NFT,很多“复制者”注定只是昙花一现。正如Odaily星球日报此前统计,热门 NFT 从大热到无人问津,往往挺不过两周时间。

也许我们可以做个比喻,如今 NFT 市场的繁荣就像 2017 年的加密牛市,但最终传统上市大公司以及交易平台只会选择比特币以及以太坊,而不是一众山寨币。至于谁是 NFT 领域的比特币,谁是山寨,相信大家心里也有自己的判断。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67964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