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比特币牛市和DeFi夏天中,加密领域还悄然发生了NFT革命

观点:比特币牛市和DeFi夏天中,加密领域还悄然发生了NFT革命

2020年,当比特币的牛市和DeFi的夏天成为币圈头条大新闻时,加密领域的另一个角落也悄然发生了革命:NFT(不可替代代币)的世界。

NFT实际上已经存在几年了,赋能CryptoKitties等加密收藏品,但当时更多是独特、不可复制的加密代币的概念证明。

2020年夏天起,NFT在去中心化金融热潮中逐渐成熟,在游戏、金融和艺术领域掀起了风暴。

NFT与DeFi

DeFi是2020年NFT行业发生的最重要的事。

DeFi的前提很明晰,尽管每个项目都有自己疯狂复杂的谜团:去中心化、非托管、开放源代码的金融产品,供所有互联网使用,在代码上运行,理论上可以不受人为干预。

DeFi一开始就是非常宽泛的说法,指的是任何由加密技术支持的新型金融项目。

但是在6月份,DeFi核心关注的就是一件事:Yield Farming。那时,名叫Compound的DeFi借贷协议,发放了COMP代币。没过几天,COMP就变得非常值钱,人们开始贷款,纯粹是为了种地。其他的协议也接踵而来,DeFi的夏天开始了。

NFT行业紧随其后,为DeFi发展带来了两大创新…

NFT去中心化交易所

DeFi协议最流行的种类之一是去中心化交易所,这是任何东西都可以挂牌上市的加密代币交易所。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监管者无法关闭它。

2020年初,阿列克谢·法林和亚历克斯·萨尔尼科夫创建了Rarible,这是一家专注NFT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不过,这个“去中心化”很重要,Rarible与常规的NFT交易所比如OpenSea或SuperRare不一样。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将交易所运行的管理权移交给任何持有治理令牌的人,比如Compound的COMP代币。

赚取这些平台治理代币的方法,就是在加密交易所购买或是使用该平台。当然,这些代币本来是要应用于治理的,但实际上许多持有人只是为了从交易所赚钱。

后来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事是,Rarible代币价格从7月底的0.63美元上涨到9月初的8.54美元(12月份,价格约为2美元)。第二件事,类似的举措启动了NFT行业,其数量猛增。

碎片化的NFT

NFT还解决了此前阻碍投资者购买的一个难题。

以前,你只能买一个完整的NFT。这方面,就像购买一件实物:你不能拍卖毕加索画作的局部,或是杰克逊·波洛克作品中的一个油漆罐。

但一些NFT开发者认为,数字化艺术不应该出现上面的情况。他们利用DeFi构建工具,将NFT切割成小块,然后在Uniswap等流行的去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从那些闲置在收藏者那里的NFT,提取流动性,赚取更多的钱。

不过,如果能把一个NFT转换成数千个常规的、可替代的ERC-20代币,那么还可以把这些代币插入DeFi智能合约中,品尝这些收益。新加坡的NIFTEX和Polyient Games就是这方面的好例证。

NFT与游戏

视频游戏开发商在2020年大举进军NFT市场。对于游戏开发者来说,NFT的吸引力是显而易见的:每个令牌都可以代表一把数字剑、一件虚拟盔甲或一名足球运动员,可以在视频游戏中使用。

不可否认,加密视频游戏的兴起,大多数都仅仅是基于微交易的浏览器游戏,而这正是长期以来被认为是视频游戏行业的祸害。

但它们在2020年确实起飞了,开始吸引大牌人物、大量资金和大量用户。

一种基于区块链的交易卡游戏Gods Unchained,类似于炉石(Hearthstone),其交易卡全部由NFT代表,现在的市值为1000万美元。

Axie Infinity是一款基于以太坊的加密收藏品游戏,以与怪物搏斗为基础场景,去年11月通过代币销售筹集了86万美元。

Animoca Brands与Care Bears、Shaun the Sheep、Smurfs和Bratz签约,作为许可交易的一部分,这些品牌将持有Animoca即将推出的虚拟第二生命仿制品的地块,该产品在12月份开始公测启动。

法国游戏公司育碧(Ubisoft)等大型游戏工作室也尝试了NFTs。育碧创建了一个基于NFT的游戏Raving Rabbids,玩家可以从其他用户那里“窃取”NFT。

很多这样的NFT诞生了高价。去年12月,一位收藏家以22.3万美元价格购买了一条虚拟的摩纳哥F1赛道。这是一个虚拟的、但不是3D的游戏甚至不是3D的。(也不是,请对此保持安静,目前非常好!)

NFT与艺术

所有NFT的道路,最终都是通向加密艺术。正是在这个领域,加密世界的创造性和叛逆精神得到了释放。艺术家们成群结队地涌向NFT,充分利用NFT所提供的真正数字所有权,这就意味着人们终于有理由为数字艺术付钱。

Nonfungible.com,是一家跟踪NFT行业状况的网站,显示加密艺术在2020年下半年情况有所好转,彼时,DeFi热潮出现,后来比特币转牛。

但是当NFT技术把艺术家链接在一起的时候,NFT艺术世界就像当初起步时一样古怪了,而且在2020年变得更奇怪了。有些人进入加密艺术就是为了赚钱,而另一些人在NFT中发现,观众们愿意付出令人眼花缭乱的金钱。

去年10月,艺术家本·根蒂利在苏富比拍卖行以131250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件与NFT有关的艺术品,比估价高了7倍多。这幅作品被称为Block21,描绘了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的“数字肖像”。这个圆形面板是40个面板中的一个,包含了构成比特币原始代码的数十万个数字。

在2020年加入NFT的知名艺术家中,87岁的阿根廷漫画艺术家何塞·德尔博,以价值111377美元的ETH出售了自己的一幅作品,这是一幅与加拿大加密艺术家特雷弗·琼斯合作的作品。

当然,在NFT艺术舞台上的大明星是Beeple,他是著名数字艺术家Mike Winkelman的笔名,他为《飞莲》制作过音乐视频,为Nicki Minaj、Justin Bieber等人制作过音乐会视频。在美国大选前,他以66666.60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幅印有唐纳德·特朗普和乔·拜登的子宫动画NFT。这个NFT是动态的,它会随着大选的结果而变异。而接下来的拍卖会,该作品最后一秒拍出了777777美元。

去年12月,Beeple的作品在Nifty平台,用时5分钟内就卖出了58.2万美元。几天后,一位投资者最后一秒出价777777美元买下了Beeple的特朗普、拜登子宫动画NFT。目前为止,Beeple的NFT作品的拍卖总额,已经超过了350万美元。

现在看来,这一点是肯定的:NFT的爆发,始于2020年。

(本文图片来自公开网络)

(END)

本文链接:https://www.8btc.com/article/6586357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